永樂座招牌.jpg  

店還沒開的時候,有人問我,為何不時有收書的電話?答案是,這些電話是樂伯轉的。而收書學到的事也就麼開始了…….

    人人都有如意的算盤,我也不例外。當初開店需要的書,我心想有兩大來源,一是booker,一是樂伯,如果可以合夥更好,我出房租,他們提供書源,利潤合理平分,可以省掉不少初期的成本,降低我開店的壓力。

我先與booker談,他很實在地告訴我他的想法,他說他在橋下賣書多年,加上北投的家也有些朋友跟他買書跟進書,很安於現況。我的新據點是一個新的機會,但也是個冒險,這個商圈買書的人是他不熟悉的,也許可以增加收入,但相對也要付出很多時間成本。不過最重要的原因,他告訴我,是眷戀自己的地盤了,有了一點年紀過得自在就好。

    他說的有理,booker大哥是個老好人,對我很好,但合夥時若意見看法不同,勞力與利潤不均,都會是個問題,難保沒有摩擦。保持現狀不是壞事,booker很爽快,於是我跟他買進開幕前的第一批書。

    接著我拜訪樂伯,我和樂伯相識多年,過去常跟他買書。我時常在臉書上看樂伯寫收書的事,一方面覺得很有意思,一方面也覺得辛苦。我只是個普通愛買書,但不怎麼懂書的讀者,我心想如果他是上游,我是中游,有些書他或許不必帶到九份山上去,直接送到我這裡,我有車,甚至陪他去收書,提供合理的利潤,似乎十分理想。

但是人對土地、對自己的店,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真要合夥,哪家店重,哪家店輕,都會是個問題,這是我沒想到。見到樂伯時,他跟我說:「我給舊書同業其實有自己訂的一套方法,必須要公平,妳初初營業,我願意提供妳一些建議和更多的協助,重要的是你應該自己去收書,自己去收書會比跟我拿書價格好,而且從中可以學習到很多事情,包括判斷那些書適不適合自己。」這時正好有通電話來了,樂伯判斷不是他目前要的書,很委婉地拒絕了,我趕緊跟樂伯說:「那就轉給我吧!」

我書源不足,求書若渴,店還沒開,只要有書,我願意試試看。就這樣,我很快就收到樂伯轉給我第一通電話,開始上路了。

第一個賣我書的人,是住在板橋的一個女孩子,書不多,但是超過三十本(這是樂伯告訴我可以設定的標準),我就出發了。我到的時候,那個女孩子把書裝在箱子裡了,因為書不多,我一本一本算,拿著計算機,按給她看。我大抵先說明拿書到就書店的行情是多少,出來收價錢就沒辦法那麼好,但這是我的第一趟,就給了她到店賣書的價錢,她還準備了三箱的紙袋送我,於是我回贈了車上的一盒面紙(笑)。回家的路上,我覺得快樂。


第二趟,在新店,書少,加上不是我要的書,但是他說CD很多,大概兩三百張,因為要結婚了,把這些都清掉。我店小,原本不打算賣CD,可是對方打了兩次,碰碰運氣,還是上路了。書果然不是我要的,但是也有幾本,加上數量少,我就全帶走了,CD的部份確實比較驚人,主要是跟他過去工作有關。

還有不是正版的CD我們不收。因為是週日晚上,CD算到一百張時,我就算不下去了,我看看一個大箱子,問他還有多少?他說可能有150到200張吧!於是我就估一個整數,他媽媽大概是怕吃虧了,執意要我一張張算,這時他兒子反而說說:「媽,妳不要這樣啦。很晚了,人家還要開車回家。」

給了一個價錢,那媽媽又要我追加一點價錢,我略有難色,不知道怎麼應對,於是妥協了,又追加了一點。此刻她兒子卻感到不好意思,轉身說:「我幫妳全部搬下去吧,妳去開車就行了。」於是多給的一點錢,似乎就成了搬書的工錢了。我時常在想,人是互相的,這事便是如此。


第三次收書,大概這輩子是忘不了了。收書地址在東區,離我家很近。但事先自然不知道對方是誰。

車子在鬧區的巷子裡繞,找不到停車位,對方說:「我姐會下去帶妳到停車場。」昏暗中,只覺得那個姊姊好面熟,果真是熟人啊!竟是我過去出第一本書(寫公關案例)的朋友,是我正式和出版工作接觸的第一個負責人。而她則已經離開出版界已好長一段時光了。

我相信世界有很多事情不是巧合,她突然百感交集,還弄了晚餐給我吃,聊聊近況,互道珍重,而後道別。


第四次,收書的地點在內湖,那晚大雨,我猶豫要不要出門,最後仍然上路了。結果一到目的地,看到打電話給我的女生,非常美麗啊!(約莫是梁詠琪的等級),如果我是男生,肯定覺得這是老天爺可憐我下雨天出門的犒賞,因此心情十分愉快。她的書現在想想並不算理想合適,但人卻很好。我收完書,正好雨停,她不僅幫我抬到車上,還送我一個藍色的塑膠大籃子。我不想拿,她還追了出來。

不過我還是留了一樣東西──我把身分證留在社區停車的警衛亭,那個女孩子又打電話要我記得去拿。


7/18是我收書最多的一天。分別是汐止、石牌和中和,雖然相隔遙遠,但都在大台北。第一趟的書在汐止,十分難忘。打電話給我的是一個媽媽,她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在家,看起來並沒有上班。媽媽看到我來,笑得很開心,收書的過程,一直和我聊天。她說她家在花蓮,先生是原住民,但她是閩南人。兩個可愛的小孩跟著大喊:「我們也是原住民!」哈哈!我笑了出來,說:「阿姨知道!」

我常覺得收書的過程也是一種閱讀,看到別人的一點點人生。這位年輕媽媽告訴我為何喜歡張小嫻,也喜歡徐志摩、蔡詩萍等等。我給了她收書款後,告訴她,有些書價錢可能不是很好,主要是我不知道能不能賣掉,請她理解體諒,她說她知道,她上網賣過書,並不那麼好賣。我給的價錢,她覺得很好了。

因為同是媽媽,我頓時覺得自己命好,而且她一直對我笑,一直說謝謝,我有點感動,突然靈機一動,又加了一百,說:「請你們幫我搬書,我去開車過來。」這其實是上次到新店收CD的經驗得來,只不過這次是我主動加錢。兩個小小孩子都一起幫忙,搖搖晃晃地抱著書,幫媽媽把書抱到我車上。小兒子還搆不到我車上籃子的高度,我就略略抱起他,幫他把書抬高,丟了進去。那一刻我真的很開心。希望小孩也是。

接近傍晚時分,我開到了石牌,這是令人懷念的區域。而賣書的人竟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其中有她小時候讀的書,還有高中時讀的白先勇…等等。她的書,除了一些幼教童書卡帶我沒收,也全部帶走了。臨走時,她送了我一個很漂亮的袋子裝CD。

中和那趟則是一直打電話來催。此刻我已經有些收書感觸了,很多催得緊,通常對人的態度也就不太理想,或是平淡冷漠的交集。比較讓人無奈的是一對在我面前吵架的夫妻,這段我就不提了。

7/20我收了一位美術設計師(或室內設計師?)的書和雜誌,雜誌我剛開始不想收,最後還是便宜收了。事後發現,他的書大概是試賣前收進來最好的書,相較於幾次生澀又不算理想的收書經驗,我覺得有點虧待他了,於是我打電話請他們參加我的店開幕,想請他們夫妻吃飯,可惜他們沒來。

初學收書,每一趟經驗都很珍貴,每一趟總會讓我看到什麼,學到什麼。像是一個初學馬步的學生,總有錯誤,也有成長。

7/21我開始到店將書上架Guru一直來幫忙,Sylvia也是。還有些朋友在這個時候就跑來看我,我沒有忘記。

這十天收到的書,加上我自己一部分的書,7/25這天,我們正式對外宣布試賣。


7/25這天,我們的書架其實是有點空虛的,但是好多朋友還是來了。686中午過後第一個到,靈素和阿治也來了,686和阿治還幫我掛上了招牌。那一刻真是感動莫名。

正式試賣的時間開始,傅月庵大哥也來了(他才算是準時到來)。靈素買了最多書,還被我阻止,要她不可再買。魚頭大哥眼光精準,買了三本,全部是我的書。晚上則是電影幫的Mike強哥來了。強哥買了不少,mike買了怪書,還幫我的店拍了一系列「宣傳照」,十分感人好笑。

試賣第一天生意很好,但很大一部分是朋友們捧場。

試賣期間到場的朋友,其實都看得出我的書不夠多,又不時要外出收書,覺得我辛苦。但其實收書對我而言,是真的頗新鮮,不只看人,學收書的拿捏,也有登堂入室,窺看別人書架的感覺。

7/27靈素和阿治,首先帶了200本左右的書來給我,算是寄賣,其中不少好書。686也從淡水寄來了好幾箱的舊書。我真不知道怎麼感謝,只能說,我會好好做,有所堅持,一起努力,朋友和同業的真摯感情,我不會忘記。接著小小書房、水瓶子、逸華,也都帶了一些書過來給我,舊香居的卡密帶了辜老師、志銘幾個文人朋友來買書,幫我打氣。魚頭大哥則是在fb上登高一呼,告訴大家,我還需要書,自己也默默地帶了幾本書來送我。

7/30,盛夏的週末夜,聽說是鬼門開的前一天,我忙到完全沒注意這點(當天下午店裡有活動,本想改到7/31),「永楽座」正式開幕,生肖兔,獅子座。

我喜歡兔,也喜歡獅子座,這些都是我後來才想到的事。 (待續)


圖:這個招牌當初是有河book和九份的朋友阿治幫我掛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卵生水筆仔
  • 很有人情味的點點滴滴^_^
  • 謝謝你的喜歡。

    永楽座 於 2011/09/12 17: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