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207.JPG  

7/30的下午,店裡有場里民會議,一直到5點才結束,而我們的開幕酒會則是5:30開始。除了跟個朋友買酒,午後他幫我送了酒來,我看似悠閒,也沒有任何準備(化妝包突然不見,連妝都沒得畫),但其實下午還跑到「青田七六」和「青康藏書房」送邀請卡(然後地址全寫成永康街(昏倒))、貼海報、買餅乾、印晚上要朗讀的文章……,混亂異常。水瓶子還花了時間,幫我在「青康藏書房」挑了一批書。我要一併謝謝水瓶子和何大哥

網友之中,這樣弄夫妻下午四點第一個到,同行的前輩,許悔之第一個來。還帶了捲軸送我,我便將它掛於牆上。

我沒有寄出邀請卡,只有給附近鄰居同業書店的手寫小卡片(但因為我寫錯地址,害秋惠文庫店長撞牆未到)。我實在非常感謝那天我心中希望見到的人,除了有事告訴我不能來,幾乎都來了。水瓶子、guru、苦茶(他還送了盆栽)、yuner等人都幫我拍照,阿盛老師還為大家朗讀了十分應景的〈夜燕相思燈〉。蔣渭水基金會的蔣朝根先生、王盛弘、私叔班的同學,洪凌、楊燁,運詩人、萬金油、何大哥、董籬、印刻的丁丁和他寫作的妻子,我的網友zonysum、sprina、jocelyn、阿薰……說要來的全都到了,卡密則和辜老師、林盟山、志銘等人前來。

悔之給我了一些書,並給我自己僅存的兩本早期絕版詩集──《陽光蜂房》和《肉身》,還幫我簽了名,因為這份好意與盛情,這兩本詩集成了我店裡賣最好的詩集。第一本詩集《陽光蜂房》一共十二本,全部簽名,現只剩三本,《肉身》簽得少(八本),很快賣完了,書還有一些,我又請他補簽了幾本。

店裡的詩集,包括樓上掌櫃的《歧路花園》隱匿的《怎麼可能》都賣得不錯,詩集也意外成了店裡的一項主力。

很多人好奇為何悔之對我那麼好?(還是根本就沒人好奇?)其實我是去年因寫作前輩推薦,配合一個雜誌的專欄書寫,才認識悔之。這個工作因為每個月都可以和一個藝術家見面,吃飯聊天,過程愉快,成了一份快樂的工作。悔之是性情中人,並不因為我寫作資淺、對藝術的了解不深,而對我有任何輕視或傲慢,反而諸多鼓勵和協助,因為這個機緣,以朋友相待。

八月下旬,我忽然收到胡慧玲小姐從fb傳來的訊息,問我是不是30本以上的書就可以到府收書?我說:是的!十分感謝。之後兩天沒有消息,我沒有再打電話過去,一來我想他們大概有事,二來我店裡手機收訊不良,怕有漏接,我對收書的態度很隨緣,心想過兩天再打打看。沒想到正要打電話給他們的那天,胡小姐打電話來了。地方離我家甚近,約好了時間,我就出門了。一到現場,哪裡是30本書而已!他們已經整理出好幾箱的書,我真的不知道多高興,開了一個收書的書款,其實不多,可林世煜先生卻客氣說錢很多,又多拿好多書給我。更意外是的,那天原來是林世煜先生大病初癒,從醫院回家的日子,我竟因緣遇上了。我知道這是一種鼓勵,鼓勵我開店的勇氣。回來之後,林先生還將此事寫在部落格上,萬分感激。我會努力,好好把店經營下去。

到目前為止,除了初期我自己拿出的書以及一些朋友帶來或跟他們買來的書賣得較好,一直到悔之、林世煜夫妻的書,補了我的書架,我店裡的書才有了比較讓人放心的面貌。也增加了不少新書寄賣魅麗雜誌社也給了我一些書。

開店之後,我仍持續收書,這恐怕是開了二手書店之後,不可能停止的事。樂伯也依然好心幫我轉介電話。我店在地下室,手機收訊不良,加上我原不是常把手機放在身上的人,時有漏接或是晚回。我對收書的態度是真的有點隨緣,就好像人與人之間。加上現在店裡只有我和vickie兩人,我必須顧店、企劃與洽談活動、採訪、寫文章….以及處理許多開店的瑣事,有時受不了這樣的忙碌,也想逛街吃飯紓壓,而最愧咎的大概家人幾乎都被我晾在一邊了。 

有時樂伯轉介的客人,我漏了電話,有些電話因我不能分辨,而忘了回。因為太忙了,起初不以為意,但後來想想對樂伯有點不好意思,對賣書的愛書人也是,必須說明和抱歉。

我真心謝謝大家對我的好,開店以來,一直受大家的恩惠。但我也希望慢慢不要依賴他人太多,大部分可以自己來,其中已經有兩個之前樂伯轉介的客人(其中一個就是我之前的出版社朋友)又請我去收書或是介紹朋友賣書給我。也開始有些朋友願意賣我書,包括vickie以前的同事,我想這是對我的肯定。我很開心。

我的手機比較不可靠,如果看到這篇文章,想賣書給我可以打電話到23683881(14:00~22:00店裡都會有人),或是寫信到 eirakuza@gmail.com 一旦前往,我會盡量給合理且滿意的價錢,但也請見諒,如果有些書我暫時不需要(好比童書目前太多了),或是時間排不上,我可能會有所選擇。

漸漸地,有些收書的經驗,我不像之前的每一趟都印象深刻了,但是我記得8/1一個住在三芝的太太,先生是醫師,那次,我收進很多的書。還有8/24,一個住在林口街的女孩(那天下午我同時到林世煜夫妻家收書)。而這兩位也都是樂伯轉介的。

因為住在公寓的頂樓加蓋,女孩的書其實不多,但林口街離我家很近,排定一個中午,我就過去了。女孩長得清秀,因為要到日本念書,所以把書賣了。這些書看得出來每本都看過,有些包了書套。並不是稀有的書:紅樓夢、張愛玲、席慕蓉,也有翻譯小說、歷史、語言學習、商管(因為所學關係),還有一些CD和DVD。不知道為什麼她讓我想到從前,還沒有出國唸書前的那段時光,經濟並不寬裕,賣點書減少負擔,多少增加一點旅費。也稱不上是文青,只是一個愛看書的女生。

但這一次我終於比較懂得做生意了,一些不適合的書我沒拿,並非書不好,別的店好賣的,但因客群關係,我觀察了一個月,我的店賣不動的書就先不買了。我也看出其中有幾本她大概是忍痛賣出,好比她喜歡的簽名詩集,我告訴她:「我會收高一點的價錢,但是不可能太高,你賣我一本,自己留一本最喜歡的,帶到日本去吧。」有些DVD也是如此。離開公寓時,她幫我把書拿下樓,目送我開車離去。

路上,我很渴,在市場邊停車,為自己買了一瓶酸梅湯,我覺得自己也慢慢在正確的路上了,雖然眼前還有太多需要學習及克服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