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521_10150273448968962_585443961_7741536_6561496_n.jpg  

一場磨擦

無以名狀的尋羊冒險記


【官能閱讀】董籬個展開幕酒會及沒有錢告別PARTY

時間:2011年10月1日  下午 14:30~21:30


我會認識董籬,起因於我去年到今年的《愛情誌》寫作計畫。計畫末了,想寫新世代的愛情觀,其中對於「開放性關係」甚感好奇,想要理解抱持這樣觀念的人的生活型態、思想和個性。我在fb上說想要訪問這樣的人,幾個朋友開玩笑說可以受訪,突然董籬跑來說,他可以接受我的訪問。我看過報上的報導,也聽人說過,知道他是合適的人選,於是就約好了採訪。

愛情這事很難有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當然也有悖德(不一定是壞人)或是惡魔者。訪問的過程我只是試著去了解,其中還問了很多尖銳或白目的問題,比如:「那你們的性關係會很亂嗎?」(答:「很多人並不會,有的很平淡,兩三年才有一個伴。比較亂的,我覺得通常是只做而不會說,不會公開承認自己的開放。」)「所以說不定是很平淡,所以不得不『開放』?」(答:「哈哈,也對。有些人是這樣吧,不然就沒機會了。哈哈」)

訪問的過程,我只覺得董籬是一個很率直的人,有點藝術家的個性。訪問結束,大概也就沒事了。因為董籬個性天真愛玩,哪裡有的玩,就會呼朋引伴,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他的email,問我:「如果不介意看別人裸體的話,有沒有興趣參加他辦『裸體派對』?要穿衣服不穿衣服都隨便妳。」

我一來好奇,二來為了表現自己心胸開放,所以就偷偷瞞著家人去了。(羞)

 


那天我裡面還穿了不錯的內衣,心想萬一要「入境隨俗」,最底限就是脫掉上衣。結果我一到現場,發現比較年輕的多半還是穿著衣服,裸體者胖的胖,瘦的瘦,也有初老的身體,還有一些人只是自顧自的喝飲料上網。沒有人問你平時做什麼工作,叫什麼名字。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這個活動沒有什麼色情的fu(也許是我沒跟到),比較像是好玩,並且找到一個地方坦誠地解放自己,並放下世俗的那一套標準,脫下平日的外衣。(董籬說:我真的想太多了。)結果那天我從頭到尾沒脫......

雖然平時交集不多,因為聊天的過程,我知道董籬原本是畫畫的,fb的相本上看過他的速寫,確實有兩下子。我的書店開幕時,他來玩,一開始我就跟有鹿配合,佈了一個畫展。董籬問我:「可不可以來我這裡辦展?」我說:「可以。牆面有檔期,我就歡迎。內容你自己想。」

董籬問我:以後可以辦裸體活動?我說我的店不是可以封閉包場的,不可以!辦趴呢?我說:ok!不過可能要跟樓上談,並付一點場地費。我知道他不是很有錢,畫也要裝框的費用,要他省一點,辦著下午的小酒會就行了。他偏不聽,要包下一天。我跟他說:你自己去跟掌櫃的談吧。


結果,他弄了一個大家都覺得讚的趴踢,掌櫃的欣然同意讓他辦趴,我真的沒話說,真的服了董籬!


**********

【官能閱讀】董籬個展開幕酒會及沒有錢告別PARTY

(謝絕花籃,歡迎酒菜)


暫別畫壇十五年後復出

身兼畫家、作家、遊戲設計師等多種身份

二十年奇想式生活堆疊的浮光掠影

以甜美又殘酷的現實構築

以靈巧又繁複的想像渲染

以親密又冷靜的肉體上色

以張狂又神秘的思緒勾勒

一場磨擦

無以名狀的尋羊冒險記


時間:2011年10月1日  下午  14:30~21:30

地點:《永樂座》台北市泰順街60巷9號B1(樓上是café philo「小哲食堂」)

地圖:請google

電話:(02)2368-3881


十月一日下午大家來喝酒

參加者請帶一包北海鱈魚香絲


下列請隨意自備:

酒(想喝什麼帶什麼,當然我也會準備一些,現場也可以買比利時啤酒、咖啡或其他飲料http://taipei.cafephilo.com.tw/index.php)

下酒菜(也可以在現場點http://taipei.cafephilo.com.tw/b68.php)

零食(我會準備一些,歡迎大家帶更多)

桌上遊戲、撲克牌、麻將、相機、戰鬥服、PSP、NDS、MS、MAID、MADAO、美乃滋、新阿姆斯特朗旋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等等

速寫簿(有模特兒可以畫)


當天有吃有喝有玩有樂

歡迎呼朋引伴來PARTY


有興趣入門收藏藝術品的朋友

本場展覽期間特別推出昂貴的藝術市場上難得一見的速寫作品

不同於數萬元起跳的油畫

不到千元起就能收藏真跡原作

未來機會不多

請把握



隨便排排的節目表(大致上是這樣,但也可能隨興更改)


1400~1430如果你到了可以先看看畫

1430~1500音樂演奏(現在就可以開始喝了)

1500開場(繼續喝沒關係)

1500~1600現場訪談(不介意我一邊喝一邊聊吧)

1600~1630繩縛寫生(除了捆工以外大家都可以喝)

1630起  互動遊戲創作(可以一直玩到結束)

              桌上遊戲(一邊喝一邊玩到結束)

1630~1700音樂演奏(如果有人想畫人像可以找我)

1700~1900放飯(可以帶東西來吃或到樓上點餐,食物非常美味)

1900~1930繩縛寫生(不用我說可以繼續喝下去吧XD)

1930~2200把剩下的酒喝完(喝完了就再跟樓上點)

2200以後  續攤(繼續喝)(到別處去喝,板娘的店要打烊了)


8月29日凌晨,陪伴我十一年的貓──沒有錢,走了。他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是我在貓界的投影。失去他就像從此失去影子,我不知道會有什麼影響,但肯定從此以後我的生命和之前再也不會相同。

我一直想要寫些什麼,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還做不到。到目前為止我也只能發布這個消息,不知所措地繼續過日子。也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我要怎麼面對剩下的歲月。自我殘缺的歲月。

然而沒有錢是一隻爽貓,所以我們要用PARTY來歡送他。不管你認不認識他,當天都歡迎來跟他說掰掰。北海鱈魚香絲是給他的。


**********

以上全是董籬想的及寫的。這場趴,他已經發出訊息,很多他的朋友會來,如果你也想來看畫(展期為10/1~10/20)或是參加趴踢,我們很歡迎。

寫作和畫畫本來就不一定是如意或是一路順遂的事,但是快樂很重要。祝福董籬,也向他的貓告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