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橋上的魔術師.jpg 

十個互涉的短篇小說,九個孩子的成長故事,
都與天橋和天橋上的魔術師,或某個魔幻時刻有關……

有關默默守護、始終暖暖環抱的祕密故事

 

吳明益化身為書中的九個孩子,為我們一一打亮商場裡的商鋪。彷彿〈流水似光〉裡那位建構商場模型的阿卡,吳明益輕輕一揮他的魔術之筆,商場就熱熱鬧鬧地喧囂起來。

吳明益也是那位天橋上的魔術師,而我們是台下入迷的觀眾,認真地看著他手下用紙剪成的小黑人,神奇舞動,始終願意相信,這世上真的有魔法。

 ~~

吳明益的《天橋上的魔術師》令人驚豔。難得看到小說呈現得這麼立體,這麼有現場感。如果作者單是在制式下的教育成長,而欠缺廣泛的生活教育的話,人性在各種場域的面貌是呈現不出來的。從扁平的小說界鑽出頭來的好小說。──小說家|黃春明

 

《天橋上的魔術師》是一部十分迷人的作品,多年來,我已經很少被這樣誠懇與才華兼具的小說觸動、震撼了。……謝謝吳明益,他不只讓我讀到了結構精嚴的故事,也讓我重溫一回創作的執著與希望。對於一個多年沒有因小說而落淚的讀者來說,這是莫大的鼓勵與幸福。──小說家|張大春

 

這 本真誠的書將湮滅的那一切都召喚 回來了。……這書是真的有魔法,當整個世代都已經習慣暴亂和刻薄的話語,當我們習於以憎恨取代信念,當我們慣常對時代投以鄙棄的眼神並以此為傲,我深深慶 幸中華商場曾經住過這麼個小男孩,他有如此天賦能夠讓那時光再現,並且重新賦予質量和溫度……。──作家、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柯裕棻


觸動心弦的魔術時刻/寶兒

 

我們吃完甜不辣以後繞回大路,那條曾經在國慶閱兵演習時,半夜裡我從窗戶看到的,停滿坦克、水鴨子、軍車的大路,現在什麼都沒有了,種起一排椰子樹。我想起當兵的時候,曾經把第一天入伍的饅頭收藏起來,那時候我有收藏癖。饅頭很快地變硬,放假我把它放到房間那個有玻璃門的書架裡頭,那裡還收藏了我家在商場的門牌,雜貨店的玻璃糖果罐,和鐵路管理員拿的那種鐵做的警示燈。

一開始饅頭長出黴斑,但除了顏色變黃以外我看不出有什麼變化。漸漸地我習慣了,或者說忽略了它的存在。大概在十年前,有一天早上我刷完牙後站在書架前面,卻覺得眼前的書架似乎跟以前有什麼不同。幾秒鐘後我終於想起來,原本那個地方應該還有一顆饅頭的。它被黴菌吃掉,竟然什麼都不剩了。

這個城市的每條路看起來都像歷經風霜再修補而成,而那些修補的痕跡如此潦草,一看就知道未來會再次支離破碎。我試著在過馬路的時候,牽起特莉沙的手,我們都累了。生命本來就該是繁殖以後就消失,何況我們什麼都沒有留下。我們不應該活那麼久。在經過以前是鐵道的位置的時候,我轉過頭去吻了特莉沙,特莉沙一開始嚇了一跳,但回神後隨即也給了我一個吻,她的舌尖像小動物一樣,試探性地顫抖著。

非常奇妙的是,特莉沙嘴唇的柔軟與味道我並沒有忘記。在我無聊的、混亂的人生裡頭,總算還留下了這樣一件,即使像冰塊融化了,還以水的形式存在的東西。

吳明益,〈金魚〉,《天橋上的魔術師》

 

我先是在臉書上讀到這段文字,色彩氣味以及觸覺如此鮮明。也許自己在那個時代也曾擁有一些關於中華商場以及國慶日的記憶,畫面重疊交錯,如真似幻,於是對這篇故事充滿期待與想像。

讀完〈金魚〉之後,輕輕嘆息,可是心頭又湧上暖意。我想,這也許這陣子讀到最好的故事了。

不,好像又不是,是〈唐先生的西裝店〉裡的那隻貓吧?又或者〈流水似光〉裡的那一排霓虹以及那一碗陽春麵。

吳明益化身為書中的九個孩子,為我們一一打亮商場裡的商鋪,彷彿〈流水似光〉裡那位建構商場模型的阿卡。吳明益輕輕一揮他的魔術之筆,商場就熱熱鬧鬧地喧囂起來。

吳明益也是那位天橋上的魔術師,而我們是台下入迷的觀眾,認真地看著他手下用紙剪成的小黑人,神奇舞動,始終願意相信,這世上真的有魔法。

 

12/22這天,吳明益要來我這邊講一場「魔術師與小說家的技藝」,談的是格雷安.葛林(Grahan Greene)。我一直很喜歡葛林的作品,不知他要讀其中哪些小說的片段?我想不少人都跟我一樣期待。

 

 

《天橋上的魔術師》新書分享會

「魔術師與小說家的技藝」系列──

12/22 沒有比生活更像小說的事:從格雷安.葛林Grahan Greene談起
主講吳明益
時間12/22(四)19:0020:00
地點:永楽座(台北市泰順街609B1,樓上是小哲食堂

活動免費,無需報名。(座位約50個,請準時入座,晚到者可能無座位,並請小聲入場,請見諒,謝謝。)

 這天是冬至,聽完剛好可以吃湯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