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籬畫作07  

這次董籬嘗試在「永楽座」作為復出畫壇的初次嘗試,由於本店並非正規的畫廊,而是一個比較多元的藝文空間,對於這次的合作,以及畫價的部份,董籬事實上是有一些話想說的。我們代為整理貼出。

這一次的畫展到10/22為止,還有幾天,歡迎大家前來參觀。


問:為什麼這次賣這麼便宜?

十五年前我的畫價是一號3500,最低6000起跳。

甚至二十年前我剛出道,第一次賣出的畫價已經是一號1500了。900元一件是我生平沒有出現過的畫價,台灣整個畫壇也沒有這種事,這樣定價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是有問題。作品已經在市場上流通的畫家,是有公開的價錢,不會隨便改變的。所以低於行情太多,是不被允許的事。這會製造很多問題,不只是市場機制不允許,弄得不好也會讓收藏家、畫廊、經紀人、策展人等等許多關係者蒙受損失。為了這個問題,我事先去請教了一些人,研究了相當久,說起來幾乎是用盡了投機取巧的辦法,才盡量避開那些問題,在不會傷害到別人的情況下,把畫價定出一千元以下價錢。不過都是走在邊緣,所以很可能沒有辦法再來一次了。

具體方法,一個是計算。因為我的畫價是一號3500,但這是油畫的定價。在早年有個慣例,就是台灣畫壇的當代畫家,以油畫為主的,就只定油畫的畫價。水彩、素描乃至於速寫,就照比例折扣。以最大的限度來說,水彩或壓克力大約最低可以用油畫的一半來算。素描、速寫或草稿等等,則是最低可以用水彩的一半來算。其實這是早年的算法,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算這樣大的差距,但是也沒有人規定不行,所以我採用了最低的算法。這次的壓克力和複合媒材我就只算一號1800,速寫就算900。

不只是算法。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在市場上流通的作品全部都是油畫,正式出道以後也不曾標價發表過油畫以外的作品。如果有過成交紀錄,我就不可以用比那還低的價格來標示,就算勉強解釋都不行,這是有道義上的責任的。

然而基於商業考量的話,就算沒有不合理之處,一般畫廊與經紀人都不會讓畫家隨意把畫價這麼低的作品流出到市場上。因為這不符合他們的成本效益。像我十五年前雖然一號3500,但是你不會買到幾千塊一張的畫,因為他們主要都幫我發表20~30號的作品,偶爾有10號的,但是不多。換句話說市場上大概沒有五萬十萬,畫廊是不會拿出來賣的。

我目前剛好在三不管時期,不然的話,一般來說,速寫這種東西會出現在市場上,大概是那個畫家的畫已經在拍賣場有破百萬的行情了,才會有人拿出來展售。所以之後要在正式的展覽上看到我的速寫標價出售,搞不好是二十年後的事。

至於我這次為什麼標這麼低,理由很簡單。這是我第一次在畫廊或藝術中心、美術館之類的正式展場以外的地方展覽,我如果照舊拿油畫出來,一張三、五萬標價貼在那裡,我覺得以這次展出來說是沒有意義的。永樂座不是在那個市場邏輯裡的場所。

因為我過去的領域是在商業畫廊裡面,其實早從我前兩年有要復出的念頭時,就有畫廊在和我接洽,日後主要的發表或許還是會交由畫廊經手,否則我自己也實在沒空處理。那麼我還會不會在永樂座這樣不拘形式的場所展覽,其實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或許還有可能,但是將來要處理的問題會更複雜,所以趁著我現在還是自由之身,我就來某種程度上算是亂搞一下。

 

問:這次畫展之後就不賣了嗎?

其實只要沒有經紀人要求我停止,我還是不會拒絕的。但是我不能保證。就我過去的經驗來說,只要合作關係確定了,大概就不會容許我這樣亂來XD

 

問:非要這麼聽話不可嗎?

事實上也有些藝術家私底下愛怎麼賣就怎麼賣的,尤其像我這種,一號三五千塊以內其實都還算很便宜的。到了一號兩三萬就不太容易有很多檯面下的交易,因為每一件作品都比較容易受到注目。不過也還是有。

然而我不是太喜歡為了從中多賺一點差價而刻意繞過經紀人或畫廊,因為我認同他們的專業。但更重要的是,我自己實在沒有興趣做買賣,所以有人處理的話我都會盡量交給他們。既然是交給他們處理,我也不會搞一些讓他們太難做的事。

對我來說這不是聽話,我一點也不是聽話的人。如果只是開出要求,我才不會理他們,因此我當初都還沒畢業,就連續拒絕了三、四家畫廊的經紀約。但後來我固定和幾家合作,也沒有簽約,但我都不會去碰那些讓他們難做的事。這是長期合作的互信基礎。

 

問:到底多少價錢才合理?

要嘛就不要賣,要賣就有價。我覺得這和藝術性本身是兩回事。

一般人都以為一張畫的價錢,是看這張畫有多好,但是多好是沒有辦法標價的。因此畫價有一個像是公告牌價一樣的東西,某個畫家的畫,多大尺寸是多少錢,這是固定的。一般來說大概有一成的彈性,但是不像大家所想的,是看這張畫有多美或者多麼「藝術」。

不過台灣的畫價在世界各地當中算是比較高的,這是因為台灣缺乏中產階級市場。在國外,一般中產階級買幾張畫來掛在家中是很普遍的。他們沒有錢買重量級畫家作品,但是也有足夠的品味,想要在家裡掛一定水準的畫作,而非藝品店量產的風景畫。因此在國外有相當於台幣數千到兩、三萬元之間的畫作,大概就像我這次的定價方式。但是台灣的中產階級只愁買不到房子,買了房子的也寧願換輛好車,就算買裝飾品,也寧可花大錢買音響、佛像、水晶或開運的東西,他們幾乎是不買藝術品的。

結果藝術品在台灣只有高價的市場,所以入門就是三、五萬起跳,而且畫廊要不是看好你未來的潛力,一張三、五萬他也不想幫你賣,他們真正經營的市場都是一張三、五十萬以上的。

近年來情況其實有比較好一點,算是比較健全,偶爾也有上班族會買畫,但是仍然不多,難以改變市場結構。

所謂市場講白了就是有人會買。所以說價格其實也就是看市場怎麼接受。台灣的情況或許就是有人能接受三、五十萬的價格,卻沒有人能接受三、五千塊的價格,這是一整個文化的環境,並不是單單定價或炒作就能決定的結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使黨
  • 有較小尺寸一兩百元的好畫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