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籬畫作04    

身兼作家、畫家、遊戲設計師等多種身份的才子董籬,即將要在永樂座展開暫別畫壇十五年後的首場畫展——「官能閱讀」。

關於這場畫展以及展出的作品,董籬自己是這樣說的:


*關於畫展「官能閱讀」

經年累月,我如同獸一般地閱讀。

那些日子裡,我貪婪地張開嘴吞噬。吞噬是一種閱讀。原始地。而貪婪,也是閱讀。充滿妄想與執念地。

其實我不喜歡談藝術。我們越是談論藝術,就無可避免地離藝術越遠。除非我們想望的是談論。且談且論。咀嚼似地。繪畫或者言說,無非是一種表達。古典論命題為傳達之課題云。既然已經繪畫出來,再有言說,再有文字,怎麼說也是另外一番表達;已經表達了的又再表達一次,換一種方式,並不能說是解釋,或可說是再釋。因為第一次就已經是解釋了。

我畫了,你看了,便已經完成。我另外寫了,你另外讀了,其實是另外完成。假若在畫的那趟你沒看見,那麼寫的那趟,你讀到的也不會是畫的。畢竟,是寫的。所以我們越是談論藝術,就無可避免地離藝術越遠。閱讀亦同。

為了不要漸行漸遠,我得寫些沒畫的,或者本該寫出來的故事。

十五年前,我的確是放下畫筆了。很多人搞不懂,我自己也不很懂。萬般種種,說起來不過是兩種。不是「大約時候到了」,就是「大約時候未到」。時候未到一說,很難說得通。我出道早,二十歲風風光光開第一次個展,二十一歲賣畫賺錢,到處受邀,算是少年得志。要說早到也不為過,未到是沒有的事。

或許就是早了點,我人還未到,事就已經到了。我很清楚知道,往後幾十年一直畫下去是怎麼回事。一切都擺在眼前。然而眼前是條長長的細管。事實上身後也是。從小唸美術實驗班,沒上過一般人的課,我不知道一般人怎麼看世界。我不知道我的觀眾到底有一雙什麼樣的眼睛,更不知道我的畫在他們眼中到底是什麼樣子。二十歲那年第一次個展開幕,之後這個問題就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到二十五歲左右,我繼續畫了上千張畫,展出數十次,連當兵時期都在放假時忙著調度作品運送。

不過我終究是放下了畫筆。因為我終究是看到了另外一邊的世界。視線的另一端。沒有人談論藝術的那個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每當藝術這兩個字出現的時候,指的是與他們無關的總和。


在這之後當然還有很多事,足以寫成好幾本書,但我不打算在這裡全部寫完。我要說的事情,很多都在畫裡面;我用文字說得越多,只會讓人從畫中看得越少。

總之我在這十幾年當中,以生活本來閱讀生活,以身體本身來閱讀身體。眼觀。耳聽。口嚐。膚觸。發出聲音然後承接反彈。穿衣或裸體以接受目光。奔走以閱讀風和旅途。吃飯睡覺喝酒打電動。賺錢花錢計算錢以及借錢還錢。開會加班協商趕案子設計方案與人糾纏或逃脫。搬遷與定居。應徵與離職。求援與應急。建立一個形象與身份。親吻做愛以及射精。肌餓飽足昏眩亢奮。烹煮以及飲食。玩樂以及疲憊。生病以及健康。衝突。平靜。愉悅。忿怒。委屈。得意。緊張。歡樂。背傷。痛苦。幸福。不知所措。不明究理的意外。不可理喻的愚蠢與惡意或非惡意的扭曲。終於得到的溫暖與無法避免的或者早已預知的失去。一切藝術以外的一切,我無一不閱讀。

二十來歲的時候,我還在唸美術系。幾乎每一天的每一堂課,走進教室就會看到裸體的模特兒,擺好姿勢讓大家畫。當時我很少在課堂上畫畫,經常空手進教室去和同學聊天。在為了機能性目的而設的教室中,擺好一角和環境全無關係的景,再請模特兒裸體擺姿勢,一整個荒謬違和到爆炸。但其中最荒謬最違和的,是所有人都無視那荒謬與違和,一本正經地畫著虛假的古典浪漫。 

董籬畫作02
我畫了一系列的畫室中的模特兒,來表達我眼中的這一切所呈現的荒謬,之後就沒再畫過課堂上那些靜置的裸體模特兒。過了將近二十年。有一天我在朋友們舉辦的SM攝影會上旁觀,原本拿著筆記本在一旁寫些雜事,忽然一轉念就開始畫起來了。在那一瞬間我便知道,人體對我來說,和當年教室裡的模特兒已經完全不同。

二十年前那些畫室中的人體,無非是技藝的材料,或者至多是概念中的生命載體。之後的二十年,我的肉體經過性愛、病痛、衰老,我也以肉體經歷過許多肉體,承載著各種情緒與知覺的,充實飽滿了故事的,或者輕薄極簡純粹肉慾的,種種美好與不堪的。


二十年前我所缺乏的肉體經驗,現在我有了。於是二十年前,因為枯燥厭倦而不再想畫的人體,現在又變成我創作的動力。如果持續談論著藝術,是不會得到這種東西的。這就是我過去十幾二十年中,以身體所閱讀到的經驗之一。

閱讀,無非就是生命本身。這就當是成果展吧。



董籬畫作07  

 *關於畫

這次展出的作品以閱讀為核心,有幾張是讀詩或小說得到的意象,更多的是人生的閱讀光景片段。

這幾年重新開始畫畫,我畫了許多繩縛的寫生。我從十六、七歲起就不再喜歡寫生,二十歲以後幾乎沒碰過,再次開始是因為我重新以閱讀而非只是看見的方式來觀看。因為是閱讀,而且因為人生有限,所以我選擇性地讀。

基本上,在這些畫裡,你所能看到的是我讀過的東西。我的所見所聞。這裡面有幾張是夏宇的詩,有幾張是村上春樹的小說,其實還會有電影或音樂。不過你看到的當然不是夏宇的詩或村上的小說本身。這些畫作是,那些詩或小說通過我,所成為的某種樣貌。繩縛或其他的寫生也是。



pic3_p.jpg    

*董籬簡歷

1971年 生於台北

1982年 開始習畫

1984年 以全台第二名成績進入美術資優教育實驗班,同年開始小說創作並長期投稿

1987年 進入中正高中美術資優教育實驗班,同年開始嘗試各種媒體媒材創作

1988年 開始進入超現實主義時期,此後鮮少再以寫實技巧創作,同年擔任校刊社主編。

1990年 進入國立藝專美術科西畫組,開始畫油畫。

          此後創作媒材以油畫、複合媒材與裝置為主

1991年 舉辦第一次個展。同年開始進入畫壇,之後一年間校內外展覽全年無間段。 

1992年 獲邀加入五月畫會,畫風轉為帶有東方色彩的表現主義風格。在日昇月鴻畫廊、中華民國繪畫交流協會等多家畫廊及藝術中心展出。

1996年 開始淡出畫壇。

1999年 開始創作長篇小說《美麗新世界》並擔任專欄作家。進入遊戲橘子。

2000年 為陳文茜所主持夢想家的網站及東森新聞網擔任駐站作家。擔任遊戲橘子媒體部門總主筆及網站編輯長。

2001年 開始為柯夢波丹撰寫連載小說長達四年多

2005年 擔任《夜色繩豔》劇場藝術總監與裝置藝術創作

2006年 以《紅色巨塔》獲台灣文學獎小說獎第三名

2007年 出版《太王四神記》。同年以《一張彩券與半窗風景》獲台北縣文學獎小說獎佳作。

2008年 出版《痞子英雄》

2009年 完成中、短篇小說《颱風》、《電梯》、《電鑽》等數十萬字。

2010年 完成長篇小說《羅密歐與茱麗葉與殭屍》

2011年 參與舞台劇《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演出。十月舉辦復出個展《官能閱讀》畫展



 董籬畫作05
 

*董籬暫別畫壇十五年後的首場畫展——「官能閱讀」@永楽座

時間:2011年10月1日(六)—2011年10月20日(四)14:00-22:00

歡迎參觀


*「官能閱讀」開幕酒會

時間:2011年10月1日 14:30~21:30

有吃、有喝、有畫(現場作畫)、有玩,還等什麼呢?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a Yang
  • 各位朋友,如果有空可以去看這位才子的畫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