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929.jpg  

攝影:政彰影像/陳昭旨

我是許涼涼,今年三十八歲。我想我剛剛被甩了,不過我懷疑我可能沒接受這件事。……

去年十月,我坐在圖書館,打開了當期的《印刻文學生活誌》,〈我是許涼涼〉開頭的幾句,彷彿牽魂者,吸引我這樣年紀的女人。一口氣讀完節錄的片段,感動不能自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激動了,引頸等著一本小說上市,且是新人之作。而李維菁化身書中人物,帶著受傷後仍閃亮的眼睛微笑,在書裡和你對望,「妳也是另一 個『許涼涼』嗎?」……

  這是今年七月我在《人籟論辨月刊》刊出《我是許涼涼》讀後感的頭一段,主要是某些性情的投射,閱讀時恰好有種被雷擊中的感覺。直到九月上旬我在La Boheme才見到這位慧詰的女子。當晚是咖啡店掌櫃的找了一群人來吃熱炒,一起聊聊這本小說。我也就有緣聽聽李維菁怎麼談自己的小說,順便飽餐一頓,結果大部分的時間,大家好像是包圍著眼前的食物,忘了主題,隨意閒聊啊。

不過沒關係,9/24晚上,我們在「永楽座」有一場對談,她和劇作家紀蔚然一起聊小說。有趣的是,兩位不算年輕的作家,卻都是第一次出版小說。

為什麼是紀蔚然和她?維菁說:

首先,他們總被讀者當作是書中的主角,心情很奇特,比如她總是被人自己是許涼涼,寫的是自己的故事,紀杯在《私家偵探》裡頭的吳誠,也老被當作就是他自己的分身寫作中,作者很難將自身的經驗阻隔於外,但是這又不能單純地以「私小說」和「虛構小說」來界定。他們從一開始生氣不解,會試圖解釋說明,到後來也就笑笑而不加否認了。 

其次,她跟紀杯都是比較晚才出版小說的。紀杯的領域原先在戲劇學者以及劇本創作上,而她之前的工作與當代藝術有關,出版的書籍也都與藝術相關。寫小說的角度和思考也就有些不同。

最後,他們兩人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下一本呢?還有沒有下一本?」

關於這些問題,9/24的對談會,他們將一次解決!

雖然只出版一本小說,但如果作家的定義不單是文學創作,李維菁之前其實已經出版了多本作品,包括了《程式不當藝世代18》、《台灣當代美術大系──商品與消費》、《名家文物鑑藏》、《我是這樣想的──蔡國強》(與楊照合著)等書。


問李維菁喜歡哪些作家?她說自己是雜讀主義者,並沒特別崇拜單一的作家,不過近年來非常欣賞的作家包括約翰‧班維爾(著有《大海》、《哥白尼博士》、《牛頓書信》、《布拉格畫像》等書)、艾莉絲‧孟若(著有《感情遊戲》、《出走》等),以及辛波絲卡的詩。也喜歡看錢德勒的小說(如果大家記得書中她的一段引用)。

 

「每月作家」因為第一次「八月作家」鍾文音,遇到她時已經是接近月中了,故企劃較晚,所以幾乎都是月中接近下旬才換擋。

九月微涼,我想這個天氣適合李維菁。

 

延伸閱讀:

中年少女的鎮魂歌 /石芳瑜

李維菁:我不溫情,沒有當過公主 /趙啟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