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新書聯合發表會-1.jpg     

鄭麗卿,《只要離開,就好》,寶瓶

薛好薰,《海田父女》,寶瓶

石曉楓,《無窮花開》,印刻

沈楷峰,《俄羅斯套娃》,遠景

 

時間:9/17(六)下午 2:30~5:00

地點:永楽座(台北市泰順街60巷11號B1

貴賓:廖玉蕙、李志薔、朱亞君、葉麗晴、張嘉惠

主辦:阿盛寫作私淑班


大約是2006年,我到阿盛寫作私淑班上課,當時生活安逸但心情困頓,終日在平淡的家庭生活中度過,寫作似乎成為一種抵抗的姿勢。那幾年我擁有旺盛的寫作動力,但是總覺得有所不足,需要有人指導或找人切磋,打聽之下就跨進了阿盛老師的家門。

這次出書的三位,鄭麗卿、薛好薰和沈楷峰恰好都是曾經與我一起上課的師姊弟。

     鄭麗卿書寫的時間最久,她的文字淡雅樸素、不張舞牙,本人也是如此,甚至帶一點木訥,可是文字細讀卻有一種後勁和韌性,不容小看與忽視,這似乎正是一個看似平凡的家庭主婦和職業婦女的真正面貌。麗卿成了這些萬千容顏的代言,她書寫那些柴米油鹽等生活小事,也就格外觸動人心。麗卿說的好:「然而寫作又必需穿越所有的日常生活,才能抵達。」十年終磨成一劍,於是,這也成為書寫的甜蜜與艱辛。


      至於薛好薰的文字則是我所偏好的。當年她以〈魚缸〉一文暗喻兩性關係與婚姻,其巧思妙筆讓我十分驚艷,該文也為她拿下了時報文學獎。好薰得獎無數,她熱愛潛水,文章大多涉及海洋。然而海洋文學在文學書寫的流派裡十分冷門,女性投入這個寫作領域的更是少之又少,或許這也是她如此秀異的文章,多年來很少被出版社相中的原因。此外,我也喜歡她有些文字中深藏的幽默感,不容易大笑又不算尖酸,而那似乎也是一種「冷」幽默了。


而這次新書發表會中,還出現一位學者作家,師大國文系的專任副教授石曉楓老師。1998年阿盛老師在師大人文中心開設過寫作班,當時仍在念博士學位的暁楓,去上過一期課程。此後十餘年未碰面,直到去年重逢。

《無窮花開》是作者在居停首爾一年的大學教書生涯裡,對韓人生活習慣與性格、漢語教育現況、女性受教歷程與謀職現場…….等等的生活體驗觀察。「石暁楓筆下的韓國是多樣的立體的,她的文字理性中藏著感性,但蓋皆不讓感性壓過理性,猜測與她的學術訓練有關,或者與她的性格有關。」阿盛老師如此說。而我也曾幾次在網路看到詩人楊佳嫻盛讚暁楓老師及《無窮花開》的這本書

《俄羅斯套娃》的作者沈楷峰相對年輕,這書也是這次發表會中唯一的一本長篇小說,是作者自傳式的成長小說紀實,用「俄羅斯套娃」的小娃娃、中娃娃、大娃娃,代表他國小、國中、高中到大學一層一層的歲月。吳鈞堯在推薦中寫到:「歲月就是最後無比巨大的『俄羅斯娃娃』,一層一層脫卸,也一層一層累積,兩個動作、兩種方向,卻合而為一,呈現它們在每一個『現在』,該有的模樣。」

    我和鄭麗卿、薛好薰和沈楷峰相識於私淑班,鄭、薛兩人都是學姊。上課之後我勤於發表,也恰好在頭兩年拿了幾次文學獎。不少人以為或是譏笑得文學獎是一種出書的捷逕,這幾年文學獎眾多卻式微,我可以很篤定說,這早已不是捷逕了,只是尋找肯定和證明自己的方式之一。中年書寫不易,出書更是要克服萬難,我在麗卿及好薰身上看到的努力,絕不少於他人。我自己這一年除了完成寫作計畫,散文寫得少,報導寫得多,事多且提筆不勤,見他們出書,我一則高興,一則也提醒自己,如果仍有書寫的慾望便不要停筆,當然這一切也就順其自然。


    再次恭喜他們,也祝福幾本新書。


    這場新書發表會也是我經營永楽座書店所舉辦的第一場新書發表會,發表陣容如此堅強令人期待,會中還有廖玉蕙、李志薔、朱亞君葉麗晴等人以及阿盛老師出席,喜歡文學,喜歡創作,也喜歡這些作家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ennis Huang
  • GOOD.......................TRES B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