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當一個家庭主婦,我一直希望在有生之年還能做點更有趣的事,並不算抱負,或許連夢想都說不上,也不是為了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主要是我自己不安於室。Orz 

今年五月我剛結束一個寫作計畫,一方面大鬆了口氣,可是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好。偶而接點稿子,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去。突然,一個意外的機會就掉到眼前。

六月,café philo樓下的書店宣布暫停。店長其實我認識。過一陣子,Café philo在臉書上貼出了徵求新合作夥伴的說明告示,而掌櫃的我也有數面之緣。接近兩年前,我的生日前夕,和朋友去了café philo的一店La Boheme(波黑),我一直沒有忘記這件事。我相信人與人之間,有些莫名其妙的緣份,那些青澀的,或許突然有天會成熟。

過兩天,也不知哪來的衝動,我寫了一封短信,說明我有一些想法,希望和他聊聊。不久,我就被約談了。

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大概是:對於未定之事我都不會緊張,說起話來,條理分明。確實了解了彼此的合作條件和關係之後,掌櫃的問我:「妳開始想店名了沒有?」我楞了一下,才發現我們不是純喝酒聊天,彼此都有那麼一點認真了。然後我說:「我還沒過我老公這一關,我回去問一問。」

  接下來的過程就比較像是夢了。

 

回家之後,我跟先生說:「我今天跑出去跟人家談事情。」我老公有點生氣,跟我說:「妳在幹什麼啊?妳到底行不行?」我這人經不起刺激,於是就把跟波黑掌櫃說的話再說一次。先生從很不屑,慢慢變成不說話。我跟先生說:「家裡的事情,我一定會保持水準(因為以前標準奇低),甚至會更好。而且我用自己這十年存的私房錢就行了。了不起做倒了,我也不會覺得怎樣。」

我先生大概覺得這個老婆顧家顧得這麼糟,應該也不會更糟了吧!他自己在新北市開了一家牙醫診所,於是開始告訴我,開店要注意什麼。

接下來進展火速,我自己都意外。原本我打算找懂書或賣書的朋友合作書源和顧店,但是跟一個朋友聊了之後,就發現分攤比重困難,朋友當不成了反而麻煩。那麼,我自己就來吧!

隔兩天,我就找到了我要的店長。於是,當晚我就把先生的襯衫燙得比平常挺一點。

          一周之內我把必要的條件搞定而沒有波折,我想這是老天的幫忙。波黑的掌櫃的信上告訴我:「如果你真的想去做一件事,全世界都會來幫助你的。」事情意外順利,反而是我自己不斷問自己:到底行不行?十次之中,我有八次否定自己。反而是波黑一直告訴我:寶兒,你可以的!

之後,到正式簽約,其實有一點擱置(我相信應該有不少人對那個場地有興趣),但是不長。同時間,我看到朋友的「青田七六」開幕的那種氣勢和決心非常驚人,便覺得前進或是打住都不是壞事,也無所謂。

然後,你知道,事情其實才要開始。

    

謝謝兩位林先生的信任和支持(我先生姓林,波黑也是),謝謝我的店長Vickie這陣子的一些協助。陸陸續續我知道我還有更多不懂的地方。

我希望這個地方是一個快樂而溫暖的地方,於是我幫這家店起了一個名字,叫做

                                                                   「永樂座」

 

(待續)


註:原文發表於老闆娘的部落格「方格子圓舞曲」

http://blog.roodo.com/paulineshyr/archives/16071027.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永楽座 的頭像
永楽座

永楽座 Joie Éternelle

永楽座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